主页小说故事新编
文章内容页

据说拿铁很天真

  • 作者: 叶无双
  • 来源:
  • 发表于2016-02-18
  • 被阅读811
  •   第32杯拿铁

      洛葵坐在沙晴路星巴克落地玻璃窗前的桌旁。深黑色的桌面整洁地摆着一台小巧的浅紫色电脑,旁边放着一杯慢慢变凉的拿铁。星巴克的美式拿铁,底部是意大利浓缩咖啡,中间是加热到60℃~65℃的牛奶,最上面一层是不超过半厘米的冷牛奶泡沫。

      洛葵专心致志地敲着键盘,沉浸在一个个或悲伤或煽情的小资情调故事里。

      洛葵是一名业余写手,小有名气,但只能说还在成名的路上。她尚没有稳定不菲的收入,却无妨她穿着休闲随意的江南布衣,身上散发着若隐若现的Guerlain香水,旁边摆着Fendi女包,在每天下午三点至五点,坐在星巴克里点一杯拿铁,写一个下午的稿。

      今天在这家星巴克里点的第32杯拿铁,被洛葵不小心碰倒。白色的泡沫浮在地上,如电脑里那个花开无言的故事。

      坐在邻桌穿深色西装的男人慌忙把脚移开,可他的鞋无奈已成了装着拿铁的船。

      男人皱眉,却也不发火。他快步走去几步之外的卫生间,十分钟后他出来时,洛葵已从旁边商场里买好一双42码的骆驼男鞋递上。一番推托后,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穿上了。刚刚合适。男人的脚有多大,穿几码的鞋子,对于洛葵来说,太容易看得出了。之前,她的时间多得曾经一度专门研究过这个。

      洛葵的笑容带着腼腆与抱歉。这种境况,即使她是白骨精,也没有谁忍心抡起棒子了吧?更何况,她也是无心的。

      黎鹤昕看着她笑了。

      活着的意义

      次日下午,洛葵来到星巴克的时候,再次见到了黎鹤昕。他穿得很随意,一件灰色夹克配了一双棕色的休闲皮鞋,手里翻着一本书,桌上摆着一杯卡布奇诺。

     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文字工作者都爱幻想,洛葵有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习惯:总会标签式地猜想一下新认识的对象。

      这时,黎鹤昕也看到了洛葵。短暂的对视微笑之后,两人友好地攀谈起来。

      黎鹤昕是某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,有着不一样的视觉和触觉,帅气多金,翩翩有度,属时下最讨女人喜欢的那类男人。

      帅男总是吃香,就算是不痛不痒的聊天也养眼。更何况,黎鹤昕举止有度,言谈不俗,与她一见如故。黎鹤昕说,你比白领还轻松自由呀。

      洛葵只是笑。她不想说自己只是一只被情人养着的金丝雀,一个受不了安静清冷的大房子而每天出来透气的人。她不想说,她现在等待着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——生一个带把的孩子,这样才有可能“转正”。这年头,家里的黄脸婆只生出了一个女儿,封建思想作祟而想要个儿子的官们太多了。沈尧就是一个。

      一个下午的随意聊天,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
      黎鹤昕说了一句话:“率性随心就好了,这是人活着的意义。”

      洛葵若有所思。放弃了喜欢的工作,每天不用做报表不用挤公车,就能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,这就是我过去三十年来所期待的生活吗?

      失控的心情

      黎鹤昕说他去年离了婚。

      此刻,沈尧在洛葵身上勤奋耕耘,冲刺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然后翻身倒下就睡。洛葵也翻了个身,背向着沈尧,抱着抱枕却迟迟无法入睡。

      卧室里被沈尧带来的风水师布下的求子阵,床头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催情水晶,以及今晚这样的一场索然无味的月圆之夜欢爱,都只是为了求子。

      洛葵推了推沈尧,“我想重新出去工作。”

      “行……给俺生了儿子你想干啥就干啥。”沈尧显然困极了,嘟囔出两句。

      “我想现在就出去工作。”洛葵不依不饶。

      “去吧去吧,现在12点,你想去就现在出去工作吧……你别闹了行不?明天我还有三个会要开呢。”沈尧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    对于他的偷换概念,洛葵顿时无语了。对一个主要靠情人养活的女人来说,心里多的是逆来顺受的意念与略略不安。

      她佯装生气地掰开了沈尧压在她身上的胖腿,坐了起来。沈尧也跟着坐起来,把胖脸凑过来,装可爱地说:“宝贝……是我错我错了……别气别气……”

      “得了,我要写稿。你先睡吧。”洛葵穿上睡裙,走到电脑桌前打开了台灯。

      QQ头像适时闪动。黎鹤昕说:“我很想你。不知明天可以见到你不?”

      洛葵飞快地按下,“好。”

      她忽然很想念很想念黎鹤昕。她回头看看在床上已经迅速传来鼾声的沈尧,叹了一口气。这种怕失控的心情,已经被压抑了整整46天。

      黎鹤昕说得对,率性随心就好了,这是人活着的意义。

      Oneday

      洛葵没有想到,他们次日见面竟是在黎鹤昕的家。而居然,他们什么都没有做。

      黎鹤昕的家不大,但是干净整洁,创意十足。一个靠枕,一盏吊灯,都别出心裁。显然是一个有生活品位和情调的男人。酒柜内侧有一扇储物墙,上面摆满了黎鹤昕获得的各种荣耀。洛葵在上洗手间的时候,特意留心观察了浴缸与洗手盆——没有半根女人头发。虽然墙上的玻璃储物架上明显有女人的痕迹,残留的晚霜瓶子,半支用剩的洗面奶等等,可干涩蒙尘的包装宣示着已经荒废很久了。

      他们一起做饭,聊天,吃饭,靠在沙发上看电影《Oneday》,如一对恩爱的情侣,或者寻常的夫妻。看电影中途,黎鹤昕调了两杯鸡尾酒,递了一杯给洛葵。

      洛葵问,这叫什么名堂来着。

      Warmhug。

      Warmhug。一个充满心思的家,一杯漂亮的鸡尾酒,一场浪漫的爱情电影,一个儒雅体贴的男人,一种放松自由的生活,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,洛葵这样想。和那冷冰冰得像太平间的三层别墅,唯唯诺诺的保姆,满口官腔偶尔来报到的沈尧相比,犹如提拉米苏与番薯。

      和洛葵想象的不同,虽然明显感受到黎鹤昕对自己浓郁的感情,他却无轻薄之意。他想吻她,她摇摇头,躲开了。他点点头,拿起Warmhug靠近嘴边。偶尔他静静地看她,眼里充满深情。

      落日余晖斜射进来,已是黄昏。《Oneday》的片尾曲响起时,洛葵起身告辞。黎鹤昕约她今晚去吃西餐,波尔多餐厅如何?洛葵摇摇头,说改天吧。

      波尔多餐厅就在市委旁边,洛葵不想冒这个险。

      如此暧昧安静的一个下午,他居然没有想入非非。黎鹤昕真是男人中的极品。在电梯里盯着数字变化时,洛葵暗自想道。

      桂花的香气

      沈尧依然隔一段时间就来报到一次。将近五十的男人,多少有点力不从心。可洛葵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常常感到无奈与忿恨了。她心里住满了另一个人,各种或明媚或忧伤的故事从她的小电脑里款款流出,如不能抑制的深情。

      沈尧像一个活的日程表。他每次回来的夜晚,必定是洛葵的危险期。匆匆的前戏,直接的进入,完成任务后匆匆撤退。洛葵按着隐隐作痛略带血丝的下腹,独自走去洗手间冲洗。宽阔的卫生间高端大气上档次,多少女人想享用都没有这个福分。洛葵看着镜中带点苍白的自己冷笑。

      黎鹤昕的留言都在QQ上。“想你。”“天气凉了,别忘了添衣。”“《我想和你好好的》上映了,去看不?”零零碎碎的话,一点一点侵没了洛葵的心脏。她忽然眼泪汹涌而出。

      洛葵决定再去见黎鹤昕。

      在黎鹤昕的家里,这次轮到洛葵下厨,她炒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。黎鹤昕在背后为洛葵解开围裙的时候,轻轻搂了一下她的腰。洛葵把自己的手按在他的手上,然后慢慢转过身,准确地对上了他的唇。他的吻,暖而温柔,让她闻到了桂花的香气。

      那个午后,那顿丰盛的菜肴,渐渐变凉,成了陪衬。

      哪个时候最天真

      思前想后,又过了三天。洛葵决定找个合适的机会和沈尧摊牌。

      其实世事都一样,要想得到,就要先付出,明白了这个道理才能进行等价谈判。洛葵想先争取到了自由身,才和黎鹤昕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开始另一段关系——她不想以一个靠情人养活的情妇身份和他走下去。

      这晚是洛葵的生日。沈尧说要给她一个惊喜,叫司机接她去了本城最高档的西餐厅。

      奥地利小提琴家的演奏曲、心形鲜花蛋糕与钻石戒指,成了陪衬。洛葵颤颤地从包里掏出一份省人民医院的体检报告递给沈尧。沈尧的脸色变了。可到底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领导,十几分钟后,借着一个电话才离开。

      洛葵快能拿金像奖小金人了。她装可怜,憋眼泪,扮痛苦,假哀求,通通不过是为了配合那份伪造的不孕检查单。一切锦衣玉食即将失去,洛葵却鲜有地闻到了自由的芬芳。

      洛葵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黎鹤昕。这样一个有特别意义的生日,她想和他一起过。可在她说出“今天是我生日”这句话之前,他就说自己在应酬,在鼎沸的人声中匆匆挂了。

      洛葵只好约闺密小艾到酒吧喝两杯。

      小艾还没到。酒吧一角,一群浪人在酒吧里玩得正high,大声拍掌和起哄,看样子在玩真心话大冒险。洛葵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。

      “就说你最近的一次印象深刻的艳遇吧。说具体一点,你懂的……”人群中男男女女的暧昧声打成一片,有人不怀好意地说。

      “呃,最近认识一个写字的女人,就是那种二三流小作家吧,看起来是清高理智型的,不过也不难搞定。至于在床上……哈,虽然她是食肉兽,不过哥当然有本事驾驭了。”

      “那跟你上次说的那个模特相比,谁的功夫更好一点?”有人继续发问。

      “这是下一个问题了。你有本事让我输了再说吧。”男子仰头灌了一口啤酒,一脸痞子的笑容,不再说话。

      洛葵也学着他,狠狠灌了一大口啤酒。她别过头,哈哈笑起来。

      是啊,难道不好笑吗?对吧,黎鹤昕?

    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住所的,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。保姆叫醒了她,说有人在客厅等,据说是纪委的人。她起身望着窗外,雾,很浓……

    深度阅读

  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美文阅读网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

    热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