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想起了石海坡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4-11 11:43 阅读:

这些天,单位工作繁忙、家庭事务劳累,但我的心情却感到十分的快乐惬意。可不知道为什么夜晚的一次睡梦,让我见到了作古的父亲,他是那样的亲切和我交谈起来。此时,我想到了我的家乡,石海坡在召唤我——我又有些时间没有回家乡了啊。

于是,1月14日下午,带上一些东西,坐上一辆小车离开市区单位,向着东北方向——我的家乡奔去。

说来也奇怪,每天都是这样匆忙的度过。静下心来想想,我在忙什么?但又说不清楚。近在咫尺的家乡,却也很少回去,也懒得回去了。当下,公路交通如此发达,出行条件如此便利,我没有理由不勤回家乡——一个人不能没有故乡啊。那里有我作古的父母,有我娘亲的姐姐,更有我善良淳朴的父老乡亲,可一想到那个家乡,见到那些亲人,心中就又无限的心酸。

我这个人,骨子里就是有些发贱,住在城市的高楼里,享受着暖气的温和,享受着沙发的松软,享受着方床的温馨,可心里却总是想念着家乡的村庄老宅,想念着农村的热炕和炕上气味熟悉的被褥枕头。在这个雾霾笼罩、天气寒冷的季节里,我更挂念那些村庄里父老乡亲们冬天的生活状况。我的家乡,那炊烟的恬静和散淡,那碾盘的古朴与凝重,还有那一处破败的老屋,一个荒寂的院落,一口滢滢的古井,一颗百年古树,一个牵牛的老者……那是多么美好的记忆啊。漫卷诗书,栏杆拍遍,天底下,还有比家乡更温暖的字眼吗?

这些年来,年龄渐大,豪气渐消,桑梓之情日浸浓润,听惯了喧嚣的市声,总感觉一颗心浮在半空,赋闲的指甲里满是尘垢,我注定是泥土的儿子。无论我在外生活多么长久,骨子血脉里滚动的仍是石海坡村的魂魄。说句冠冕堂皇的话,爱家乡,就是爱祖国;爱亲人,就是爱生活。

我坐在车里,手捧着我随身携带着的《挥不去的乡愁》书,认真阅读品味着,司机打开了车上的音响,放起了那首费翔时代的老歌——

“踏着沉重的脚步,归乡路是那么的漫长;当身边微风轻轻吹起,吹来故乡泥土的芬芳……”

在这个冬日的下午,当这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,我忽然泪不能禁……索泸河上的小桥、石海坡村庄就在眼前了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