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快乐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4-11 11:43 阅读:

凌晨五点多梦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惊醒,吉尼斯来电话,他的货已到岸,催促梦瑶传装箱单。梦瑶在一家国际物流公司担任报关工作,负责货物出关报关的工作,吉尼斯是莫斯科一位客商。梦瑶只好打开电脑,点开了QQ。吉尼斯接受完文件后迅速消失了,这个家伙就是这样,做事风风火火的。

此时梦瑶毫无睡意,她打开WPS文字,开始续写她的励志小说。这时传来「滴滴滴」的声音,请求加好友。梦瑶打开对方的信息查看,踏雪无痕,男,40岁,美术。整整大自己一轮,得有多大的代沟。再说这样的年龄还在网上到处加网友真是无聊,梦瑶不屑地拒绝了。一会儿又传来了「滴滴滴」的叫声,梦瑶打开一看,又是那个踏雪无痕,不理他。梦瑶想:这是什么人啊!几点了就上网。一会儿滴滴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还是那个踏雪无痕,梦瑶无奈地接受了。

「早上好!真不容易啊!」对方的发来了感叹。

「呵呵……」

「请问贵姓」

「不贵,姓梦名瑶。」梦瑶的心里有些烦躁。

「您可真幽默,这么好听的名字,谁起的?」

「父亲。」

「父亲真有文化。」

梦瑶想这个人真是话唠,如果她不打住对方很难停下来。梦瑶不再说话了。

「在干嘛?」过了一会对方发话。

「看文件。」

「请问你的职业?」他接着

「报关员。」梦瑶生气地想,这个人可真是够贫嘴的,大清早跑来查户口梦瑶反问道:「你又是干什么的?」

「我是画画的,我一个人漂在北京,在回龙观有画室。」

这是梦瑶想到的,他的资料上写的清楚。沉默了一会他又发来了信息:「为什么不说话?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」

「对不起!我要吃早饭了。」梦瑶没有兴趣再聊下去,只好找理由搪塞。

「哦,这么早,吃好点哈,我请客。」

梦瑶继续写她的散文,真是个油嘴滑舌的人。梦瑶的爱人周涛不知啥时起床了,给梦瑶端来一杯热牛奶。

梦瑶处理完公司的业务等着吃午饭,她打开了QQ.,一会儿夫那个踏雪无痕又跳出来:你好啊!我刚才看你的空间了,你的文笔不错,写的东西很感人,特别是那篇《五月槐花香》,写的真好!你的家乡令人向往。

梦瑶没想到一个画画的竟然喜欢文学。

「你有很好的文学修养,希望以后能常交流。」

「好吧。」梦瑶不由得对踏雪无痕关注了一下,有人欣赏自己的作品毕竟是好事。

「你平时很忙吗。」

「是的,我要开始工作了。」梦瑶不想再被打扰,把这个人的QQ号设置成屏蔽状态。

「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很好的朋友。」隐身状态还是跳出了一行字。

梦瑶讪然一笑。

过了一会梦瑶看到她的空间有踏雪无痕的留言:走进你的空间仿佛走进文学殿堂,那优美的文字,涤荡着人的心灵,给人美得享受。

这个家伙对别人的赞美毫不吝啬。看着这些话让梦瑶的虚荣心凭添了一丝满足感。

过了一会,QQ突然发过来踏雪无痕的文件,接收打开一看是一中篇小说《爱像风一样自由》。他接着发来消息:我叫舒克,这是我上个月在收获上发表的中篇小说,请多提宝贵意见。画画的竟然还写小说,这是梦瑶没想到的。

梦瑶开始和舒克聊的多了,他们经常在QQ聊文学,探讨共同喜好的作品。

吃完晚饭,梦瑶打开了QQ,刚连接上,踏雪无痕跳出来了:「你好!我的小说你看了吗?」

梦瑶这几天一直忙还真没时间看,可是要说没看又怕伤害对方:「看过了。」

「好看吗?」那家伙紧接着问。

「还不错。」

「哪不错?」嗨!他还没完了。

「都不错。」

「夸人也要有根据的,说好看也要由衷的。」

这个家伙真难缠,梦瑶不再说话了。

「你要说出来好在哪里?比如是主题好,还是人物有个性,还是文采好。」

梦瑶并没看过作品一时不知怎么回答,她刚要找个理由关上电脑,爱人周涛走过来:「干嘛呢,少跟人聊天,网上没个好人。」

梦瑶生气地看着周涛,故意跟他较劲:「你说什么呢?什么就没好人,按照你的说法国家早该取缔网络,是不是关闭了网络社会上就没有坏人了?二十年前我们国家没有网络,难道监狱都是空的?」

周涛生气地说:「你这是较劲,你就聊吧,早晚一天聊出事来,这日子过得真没劲。」

梦瑶生气地关上了电脑,周涛的话让她厌烦。

梦瑶和周涛结婚两年多了,梦瑶的玩心不息还没有要孩子的计划,周涛比梦瑶大八岁,他对传宗接代的大事很在意,可他又没办法拗着梦瑶。周涛每天上班回家两点一线没有什么爱好,家务事他全承包了。而梦瑶和他的性格正好相反,每天痴迷和小姐妹的聚会购物,经常是很晚才拎着大包小包回家,周涛因此也时常跟她怄气。

梦瑶上班刚打开电脑,QQ里蹦出来信息:「在吗?我给你推荐一本书吧,西藏作家阿莱写的《尘埃落定》,这本书写的真好!」又是那个家伙。

「我在网上搜过现在缺货,前几天去王府井书店也没找到。」

「我送你一本吧,我正好多买了一本。」

「好的,给我帐号,我给你汇钱。」

「不用,送你了。」

梦瑶把手机号和地址发了过去。

「你在高碑店上班,正好我明天过去那边给朋友的画廊做设计,我给你带过去吧。」

「不用,还是寄给我吧,记住货到付款。」梦瑶拒绝把虚拟的世界带到现实中来。

这几天周涛的脸越拉越长,每天不声不响不哼不哈的,梦瑶偶而找个话题搭讪几句,他也阴腔怪调地说着怪异的话。

梦瑶懒得惹他生气,没有事情很少打开QQ。

又是客户催她发文件,梦瑶只好打开电脑,一打开QQ,电脑屏幕上蹦出了一连串的响声:「在吗?」

「在吗亲?」

「几天不见很想念你。」

「没有你的日子很难过。」

「为什么不上网?想见到你啊?」……

梦瑶看到一连串都是舒克留言,温暖的语言让梦瑶心摇悸动。

梦瑶赶忙回复:「最近业务太忙,没时间上网聊天。」几天没和舒克聊天,梦瑶也有点想念这个家伙。

「吓死我了,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?」这个家伙居然也学会隐身了。

梦瑶笑了,你也太夸张了,我会出什么事啊,再说我是你什么人啊,凭什么这么关心我,出于感激她还要应付:「谢谢你的书。」

「一本书的事,不言谢!改天我们一起吃饭吧。」

梦瑶正要找机会谢谢他:「好吧,明天你过来吧。我单位旁边有一家沸腾鱼乡,我请客。」

周涛站在了梦瑶的身后,梦瑶并无察觉。

舒克风尘仆仆地来了,他戴着棒球帽,穿着蓝色牛仔衬衫,蓝色牛仔裤,咖色的骆驼登山鞋,背着帆布书包,一身的休闲穿戴,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,看他也没有实际年龄那么大。他们点了一锅香辣鱼边吃边聊,舒克聊起了QQ空间里梦瑶写的家乡大加赞赏,并提出以后有机会跟梦瑶一起去她的老家画画,梦瑶高兴地应允了。

吃完饭梦瑶抢着买单,舒克没有争执,说下次他再请。舒克和梦瑶走了,周涛从饭店走了出来,他怅然地看着舒克和梦瑶走远的身影。

周涛有几天没回家了,梦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只是感觉周涛不在的日子更轻松一些,她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,一串留言蹦了出来。

「亲,吃了吗?」

「亲,想你了。」

……

梦瑶和舒克一直聊到午夜,他们已经聊的很熟悉了,虽然网络用语很难界定他们的亲密程度,舒克的话时而像彩虹,色彩斑斓,时而像咖啡,味道低沉但不失浓郁。梦瑶已经沉醉其中,她享受着点击和发送带来的愉悦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梦瑶开始希望和舒克聊天,感觉只有跟他说话才无拘无束,只有他能给梦瑶带来快乐和安慰。特别重要的是虽然他们所从事的工作与文学不沾边,可是他们俩有着共同的对文学的爱好。这让他们的话题越来越多,聊的越来越近,他们偶尔也从虚拟的网络走下来电话聊天,梦瑶还是喜欢在静静的午夜,在网络上与舒克相遇,说着之心的话。

梦瑶收到了法院寄来的离婚起诉书,她这才想起周涛已经有段时间不回家了。梦瑶接到起诉书时并不着急,因为她的心里还有舒克陪她。舒克已经在梦瑶的心里越来越重要。

梦瑶拿着离婚判决书从法院走出来,她心里徒生一股漠然的惆怅,甚至她感觉委屈,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,不知什么时候眼圈开始湿润。

这时电话铃响了,是舒克来的电话:「亲,在哪里?」

「在西大望路。」梦瑶看着身边的标地物告诉舒克,听到舒克的声音,她那颗湿漉漉的心里一股暖流在涌动。

「我在今日美术馆刚布完展,离你不远,我去找你吧。」

「好。」梦瑶听到舒克的声音委屈地想哭。

舒克和梦瑶走进了咖啡陪你,他们看着对方相视一笑。梦瑶这才想起来,他们俩聊天快一年了,她还不知道舒克是哪里人。

「我是西京人。」舒克端着咖啡柔情地注视着梦瑶。

「西京还有什么人?」梦瑶不经意地问。

舒克品味着咖啡的醇香回答:「老婆和一个八岁的男娃。」

梦瑶怔怔地端着咖啡,看到舒克正微笑着注视着她,忙掩饰地笑了笑……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