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?裆燃!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4-11 11:43 阅读:

唐老蔫是个老封建,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深入骨髓。他的独生儿子娶了一个大大咧咧的城里姑娘做老婆,才见两次面,儿媳就亲热地拥抱着老蔫叫“爸”,羞得他一张脸通红,哭笑不得。

儿媳不但长得漂亮,而且善解人意,对老人很体贴。晚上煮夜宵,老蔫生火做饭,儿媳见老蔫一会烧火一会炒菜,便主动坐在灶前烧火。她在城里用惯了天然气,烧柴草很不习惯,一会儿找火钳,一会儿问吹火筒,搞烦了,干脆说:“爸爸,你来给我烧火,我弄锅!”这话被隔壁刘幺毛听见了,便添油加醋四处传播,人们看到老蔫,第一句话就问:“老蔫,你又给漂亮的儿媳妇烧火了吧?!”

老蔫很是气恼,几次三番悄悄对儿子说,要儿媳注意自己的言行,儿子总是一笑了之,儿媳依然如故。

除夕那天,吃过晚饭,唐老蔫点燃一棵老柏树疙头,一家子围坐在一起,一边嗑瓜子一边摆家常。儿媳嘴快,像爆豆似地讲起城里邻家一对中年夫妻的故事。男人身子虚弱,干不得重活,女人外出打工挣钱养家,给男人看病,可男人居然和保姆勾搭上了,女人要和男人离婚。

龙门阵摆到这里,儿媳感慨了一句:“这样的男人真恶心。”说到这里,恰好有一颗火星跳起来溅到了她的裤裆上,被坐在对面的老蔫看见了。老蔫也不好明言,只好暗示她说:“裆燃(当然)!”

儿媳以为公公赞同她的观点,继续说:“只有瞎了眼睛的女人才会嫁给这样的男人!”老蔫见儿媳还不明白,提高嗓音说:“裆燃裆燃!”

儿媳还不知情,转过头问老公:“你是这样的人吗?”老蔫见儿媳裆部的火星越来越大,不禁急了,一迭连声地喊道:“裆燃裆燃裆燃裆燃!”

儿媳见老蔫这样回答她,很是不解,一下站起来大声问老公:“你真是这样的人?”老蔫更急了,站起来指着儿媳的裆部大声叫道:“裆燃!”

儿媳低头一看,那条价值一千多元的真皮皮裤烧了一个大洞。她一边拍打火星,一边心痛地说:“爸爸,啥子当然哟,我的裤裆燃起来了你都不告诉我!可惜我这新买的皮裤哟,才穿第一次。”

老蔫红着脸嗫嚅着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早就告诉你‘裆燃’了吗?”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