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要辜负我的信任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0-04-11 11:43 阅读:

天气开始降温了,我裹紧衣服从奥林匹克公园北门出来,一边走一边寻找吃早点的小店。

这时一男一女从对面走过来,他们站在我的面前。

只见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,长得虎背熊腰还算壮实,两只空洞的眼睛茫然地看向前方,看得出他的眼睛有问题。身边的一位衣着单薄的妇人五十多岁,两只手紧紧地攥着壮汉的手,沧桑的脸上布满皱纹。

看到他们俩的衣着让我想起三十年前的家乡父老乡亲。

那妇人看着我问:大妹子,俺问你去同仁医院怎么走?

我猜想她应该来北京是为这位壮汉看眼睛疾病。

我回答她说:往南走,前面就是林萃桥地铁,到终点站再倒六号线,再倒五号线。

妇人仍然看着我说:“大妹子,俺儿子的眼睛因为一场车祸失明了,俺从老家来北京看病,排了两天两夜才给儿子挂上号,没想钱包被偷了,大妹子,你帮帮俺吧,儿子眼睛看不见了,儿媳妇带着孩子跟人跑了,俺儿可怜啊,俺就是卖血也要把儿子的眼睛治好……”

那妇人的口齿还算流利,她滔滔不绝地说着,眼泪流了下来。

我从小生活在农村,我知道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,眼睛看不到意味着失去了劳动能力,这家人的生活将陷入贫困状态。

我看那妇人的脸色苍白,想来这几天都没休息好,听她的口音像山东人。

我问道:大姐,你是山东人吧。

她抬手擦了擦眼泪赶忙回答:是啊,俺是菏泽人,大妹子,你帮帮俺吧,我连坐车的钱都没有了。

是老乡又是病人,帮忙是义不容辞的,我掏出兜里仅有的一百元钱递过去。

“大姐,俺出来晨练没带钱,兜里只有这么多。”我带着歉意地说。

那妇人伸出粗糙的手接过钱:“谢谢你大妹子,俺出门遇到好人了,赶明俺家里人送钱来了,俺一定还你钱。”说完拉着壮汉离开了。

看着他们远去的北影,我后悔出来没多带点钱。

过了几日,我刚从大屯路书城出来,在路边又碰到了这母子二人,他们向我走来,我迎着他们走过去,我想他们肯定是认出我,过来道谢的,正好我也想知道他们去看病的诊断情况,看眼睛是否有复明的希望。

他们也向我走来,还没等我开口,那位大姐说话了:“大妹子,俺问你去同仁医院怎么走?”

我愕然地站在那里,难道他们还没找到同仁医院。

我愣愣地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。

“大妹子,我们来北京看病,钱被偷了,你帮帮我们吧!俺连坐车的钱都没有了”那位大姐看我不说话,接着说道。

还是那对母子俩,还是前几天的装束,还是相同的话语。

我无言地转身走开了。

身后传来那位大姐悻悻的声音:有钱人有什么了不起!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