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艺术与催眠

    2020-03-06

    不知道动物是不是,反正人类是很容易被催眠的。我猜动物不被催眠,它们必须清醒准确,否则生存就有问题了。腿上睡了一只猫,你抚摸它,它幸福地闭上眼,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,好像被主人催眠了,可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,它立刻就反应,从你的腿上一跃而下,...

  • 时光荏苒,转眼间,岁月如水流失在指尖,我还来不及将它捧在手心,而它就渐行渐远离我而去。待我明白时已经失去了该珍惜的。又一个新的年头,我坐在庭院里,回忆着过往。泪水忍不住往下流。 年少轻狂的我,每逢过年的时候总是那么的任性,那么的不可理喻,伤...

  • 我兄弟四人,年龄相差不大,小时侯都很调皮,最让母亲伤脑筋的,是我们穿鞋特别废,一双新鞋穿不了几天,便不是给弄个三角口子,就是脏得跟旧鞋差不多,所以母亲经常唠叨:穿鞋比吃鞋还厉害。 那年月,农村靠工分吃饭,父亲在离家较远的学校工作,不常回来,...

  • 百里不同风,千里不同俗。每个地方的风俗都各不相同,想知道我家乡的春节是怎样过的么?那就听我慢慢到来吧?我的家乡坐落于山东莱芜一个小村庄,也算是美丽的小城。 在我的家乡,春节,方言俗称过年。照莱芜的老规矩,春节在腊月的初旬家家户户就开始忙活了...

  • 浮生若梦,光阴百代之过客也,来去匆匆,终也是一瞬。习惯了浓妆淡抹的流水光阴,悄无声息的划过寂寞的长空,内心里是一望无际的波澜不惊。往事如烟,在一缕缕清风中消散了,走远了。倘若心有不甘,非得细细咀嚼回味,怕也只得是食不甘味,最后弄得满心疲惫...

  • 站在营房门口,举目便是两排高耸挺拔的白杨林。在凛冽的寒风中,它们不折不屈、蔚然挺立,并列延伸。犹如我总参驻疆某部官兵与当地人民誓死捍卫边疆稳定、民族团结的光辉形象。 阿不来提的热泪 喀什的冬天。生冷。 站在部队营房门口,举目便是两排高耸挺拔的...

  • 因为翻衣箱,翻出几面古铜镜子来,大概是民国初年初到北京时候买在那里的,情随事迁,全然忘却,宛如见了隔世的东西了。 一面圆径不过二寸,很厚重,背面满刻蒲陶,还有跳跃的鼯鼠,沿边是一圈小飞禽。古董店家都称为海马葡萄镜。但我的一面并无海马,其实和...

  • 最后的尊严

    2020-03-06

    巴金先生曾在晚年病重时提出要求,希望能让自己保持最后的尊严,不要在身上插那么多管子,浪费那么多贵重药品,让自己在平静安详中离开这个世界。当然,由于种种原因,这个愿望没有实现。 尊严,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,最后的尊严则尤为重要。 中国旧时,如果...

  • 浴着光辉的母亲 在公共汽车上,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,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。 宝宝乖,别怕别怕,坐车车很安全。那母亲口中的宝宝,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。 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。 我想到,...

  •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,单是一个“故”字,就已经让我顿然百感交集,一下三个“故”字,更是让人思绪万千神往不已。不言而喻,这个题目传达出一个意思,文艺一点说,那叫“怀旧”,通俗了讲——过去真美好...

赞助推荐